贵安 这里暮夕这里主混APH.MMD.HTF.DF.GF.UT....很多雜七雜八的圈 混名朋 文筆垃圾辣眼睛OOC如果覺得我的態度讓你感覺到請拜託不要看 謝謝您?我不希望自己遇到那麼多KY 真的 我意外的討厭KY
如果覺得我哪兒有問題請不要在意的指出 十分感謝
以上

[Pap X Sans注意]Protective

甜死我了,嗝er

-全废的自我厌弃式-: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什么,关注我的怎么都是太太,我有点方脏@

UT相关

Frisk第一人称*
不知道怎么就跑到Horrotale了*
梗源名朋*

  ”Horror....不...请不要靠近我...“

  面前的骨头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菜刀正在一步步地向自己逼近,我没有办法逃。除了后退,就是后退。万幸的是,这是自己的世界而非Horror的世界。不然我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死在这里。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慌张,不明白到底要怎样才能使他停下前进的脚步。

  突兀间他把手中的刀子扔到了一旁,带着狰狞的笑容向我走来。一边摆着手一边后退却不料被一根树枝绊了个正好。整个身子向后一倾直直的摔倒了雪堆里。

  “嘿..人类,你给...

惊吓。你们都入了凹凸。就我没入


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名朋Horror的嘿嘞嘿和用脑袋上的洞啃人这个事儿

要是有的话我就的戏搬过来写个相关的东西出来√

UT相关

*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凭借自己听的歌

*可能OOC可能虐可能糖可能什么都没有

*因为是在没有想好要写什么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怠惰的眼神er】


“好好的在地面上活下去,别让我们的努力白费了。”

这是Frisk最后一次听到Sans给他的电话。然后,也就没有了然后。他没有勇气去拨回那个号码,也没有勇气回到地下。尽管他只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让一个怪物变为了粉末。但他还是十分过意不去。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弥天大错一般,无法被饶恕。就算他可以被所有人饶恕,最后也无法被自己饶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难道只是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自己就已经和那么多的“朋友”共同搭建...

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累、乏味、无趣。我已经不明白自己苟延残喘的理由了。

我想写一些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不明原因的,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仿佛是像个精神病一样哀嚎着、痛苦着、悲伤着、哭泣着。

这世界从未打算对任何一个家伙温柔,就算毫无生命的建筑也是如此。一切都只是在那所谓“上帝”的掌控之中罢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样的事情。

没有意义?不、他们有意义。所谓存在即是合理。

但是你去做他们的理由。不明白。

很烦啊,很讨厌啊。思考什么的。干脆,放弃不是很好吗。但是却无法做到,因为恐惧。对未知的一切的恐惧。


以上都是自己突如其来想要打出来的一堆东西,我需要一个地...

© 萝卜-Teto的正牌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