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安 这里萝卜 最近增名暮夕 当然想怎么叫随你 这里主混APH.MMD.HTF 然后这里可能会写一些微妙的东西发上来 请不要介意就是 嗯 文笔渣飞了的那种 在练的……!相信我可以的……!
然后有我看我顺眼的先生来K列呗!

黑手党设Nutty

黑手党设定#

  “抬起头,看着我。”

  将口中彩色的波板糖用牙齿咬下,在口中随意的咀嚼着。咔擦咔擦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甜到发腻的香气在鼻尖萦绕。在口中糖果化作糖水时轻轻咽下,甘甜的味道刺激着咽喉,似乎使得自己的思维变得敏捷了些许。唇角微微上扬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双手被束缚,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的人不由得有些想去戏弄他。但因为某些原因,导致自己无法去这么做。伸手捏了捏自己胸前那颗用天然水晶做成的星星竟突然产生了一种它是否可以食用的想法,不过很快就将这种想法弃至脑后。

  “hey,告诉Nutty.是哪个家伙,派你来这里的。”

  面前的人倔强...

[HTF相关]哑盲哑-相拥入眠

哑盲哑*
相拥入眠*
高亮:私设如山*
The Mole视角注意*

  夜已深,或许因为自己是夜行动物的缘故所以并不怎么感到困倦。那副圆框墨镜依旧架在鼻梁上,我不想去摘掉它,或许只是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睛罢了。我向窗户外望去,仿佛和普通人无异一般。我望着黑色的天空。在我眼中除了他以外,一切都是被黑色所渲染,所掩盖的。好像有什么声音,虽然那声音轻的异常,但依旧逃不过我的耳朵。

  不待自己反应过来变被拥入怀中。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轻轻覆上人的手背感受着温热从手心直至心脏。

  “先生!”

  他这样在我耳边用着分贝不算很高的声音喊了我一声。微微侧过头凭...

「HTF相关」双英。

“说实话,英雄这个称号更配你。”
“但是你可别以为你会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个名号。”
“让你失望了,我会的。”

入冬后两人每日昏昏欲睡。不知白天黑夜一般,躺在床上后仿佛被强力胶黏在了上面。无论怎样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彻底的清醒过来。
Splendid曾尝试过用面包的香味去诱惑自己使得自己摆脱困意,结果自然没有任何用处。而Splendont则是瘫在地毯上(已经睡死过去)的蓝飞鼠去诱惑自己,很可惜这也并没有什么用。说白了就是那只蓝飞鼠对他(似乎)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依旧在坐起身的数秒后啪叽躺倒在床上。
“Splendont,醒醒。”
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
“Splendont.Splendont.”...

HTF相关-哑甘哑

*OOC慎
*私设如山
*Nutty单恋

  托腮望着对面坐着的人.口中的糖果逐渐融化.那份甘甜.刺激着咽喉.那人的笑容.刺激着神经.

  他是如何同Sniffles聊得来的.我不明白.他那么严肃.认真.不拘言笑.为什么他可以和这样的人聊的如此开心.他脸上的笑容.我从未见过.尤其是在同我谈天论地时.他总是像个面瘫.只是把自己要说的话写在纸上后递给我.从不做出什么表情.

  我沉默着.将所有的怨气发在了口中的波板糖上.将它咬的粉碎.即使碎渣掉落在地也不去在意.

  我很想冲上去.告诉他.我爱他.

 
  但是.我是个胆小鬼.嗜糖如...

htf相关

 欧欧西#
辣眼睛系列#

“嘿 Flippy!”
“妈的ppy?!”
Flippy躺在床上半梦半醒的听着床边的人这么叫着自己的名字 意识还未完全清醒 但是知道喊他的人是一个小孩子 一个小男孩 从未听过的声音 Flippy一直以为他听过小镇上所有孩子的声音直至今天他发现自己错了 这声音不是Cuddle 更不会是Toothy 因为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说出“妈的”这样的话来 或者说Flippy根本没有听过他们两个人口中吐出过一句脏话
那么那个人会是谁 而且还会在自己家里
家里除了自己似乎也没有别人了…难道说是Fliqpy…?...

htf相关

死亡#
哑盲#
中元节#
Mime视角#
一个大写的加粗加下划线的宋体ooc#

听好多人说 今天是鬼节呢

我不由得抿嘴笑了笑 然后看着墓碑前的人 和那个墓碑 上面清楚的刻着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欢乐树小镇的人居然会死 而且这件事还非常凑巧的 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前来看望我的人?啊你觉得 除了Mole记着我 还有谁会记着我这个小丑或者说 哑剧演员呢 虽然每次都在逗很多人开心 很多人都说他们很喜欢我 但是 每次面对他们的时候 都不是自己真正的‘脸’啊

除了Mole 有谁知道我究竟长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些突然有点心酸 不过也无所谓 至少有人会来看我 而且还是我爱的人 这样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就是条鱼…!

© 萝卜-Teto的正牌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