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安 这里暮夕这里主混APH.MMD.HTF.DF.GF.UT....很多雜七雜八的圈 混名朋 文筆垃圾辣眼睛OOC如果覺得我的態度讓你感覺到請拜託不要看 謝謝您?我不希望自己遇到那麼多KY 真的 我意外的討厭KY
如果覺得我哪兒有問題請不要在意的指出 十分感謝
以上

惊吓。你们都入了凹凸。就我没入


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名朋Horror的嘿嘞嘿和用脑袋上的洞啃人这个事儿

要是有的话我就的戏搬过来写个相关的东西出来√

UT相关

*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凭借自己听的歌

*可能OOC可能虐可能糖可能什么都没有

*因为是在没有想好要写什么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怠惰的眼神er】


“好好的在地面上活下去,别让我们的努力白费了。”

这是Frisk最后一次听到Sans给他的电话。然后,也就没有了然后。他没有勇气去拨回那个号码,也没有勇气回到地下。尽管他只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让一个怪物变为了粉末。但他还是十分过意不去。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弥天大错一般,无法被饶恕。就算他可以被所有人饶恕,最后也无法被自己饶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难道只是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自己就已经和那么多的“朋友”共同搭建...

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累、乏味、无趣。我已经不明白自己苟延残喘的理由了。

我想写一些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不明原因的,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仿佛是像个精神病一样哀嚎着、痛苦着、悲伤着、哭泣着。

这世界从未打算对任何一个家伙温柔,就算毫无生命的建筑也是如此。一切都只是在那所谓“上帝”的掌控之中罢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样的事情。

没有意义?不、他们有意义。所谓存在即是合理。

但是你去做他们的理由。不明白。

很烦啊,很讨厌啊。思考什么的。干脆,放弃不是很好吗。但是却无法做到,因为恐惧。对未知的一切的恐惧。


以上都是自己突如其来想要打出来的一堆东西,我需要一个地...

黑手党设Nutty

黑手党设定#

  “抬起头,看着我。”

  将口中彩色的波板糖用牙齿咬下,在口中随意的咀嚼着。咔擦咔擦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甜到发腻的香气在鼻尖萦绕。在口中糖果化作糖水时轻轻咽下,甘甜的味道刺激着咽喉,似乎使得自己的思维变得敏捷了些许。唇角微微上扬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双手被束缚,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的人不由得有些想去戏弄他。但因为某些原因,导致自己无法去这么做。伸手捏了捏自己胸前那颗用天然水晶做成的星星竟突然产生了一种它是否可以食用的想法,不过很快就将这种想法弃至脑后。

  “hey,告诉Nutty.是哪个家伙,派你来这里的。”

  面前的人倔强...

[HTF相关]哑盲哑-相拥入眠

哑盲哑*
相拥入眠*
高亮:私设如山*
The Mole视角注意*

  夜已深,或许因为自己是夜行动物的缘故所以并不怎么感到困倦。那副圆框墨镜依旧架在鼻梁上,我不想去摘掉它,或许只是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睛罢了。我向窗户外望去,仿佛和普通人无异一般。我望着黑色的天空。在我眼中除了他以外,一切都是被黑色所渲染,所掩盖的。好像有什么声音,虽然那声音轻的异常,但依旧逃不过我的耳朵。

  不待自己反应过来变被拥入怀中。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轻轻覆上人的手背感受着温热从手心直至心脏。

  “先生!”

  他这样在我耳边用着分贝不算很高的声音喊了我一声。微微侧过头凭...

「HTF相关」双英。

“说实话,英雄这个称号更配你。”
“但是你可别以为你会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个名号。”
“让你失望了,我会的。”

入冬后两人每日昏昏欲睡。不知白天黑夜一般,躺在床上后仿佛被强力胶黏在了上面。无论怎样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彻底的清醒过来。
Splendid曾尝试过用面包的香味去诱惑自己使得自己摆脱困意,结果自然没有任何用处。而Splendont则是瘫在地毯上(已经睡死过去)的蓝飞鼠去诱惑自己,很可惜这也并没有什么用。说白了就是那只蓝飞鼠对他(似乎)没有丝毫的诱惑力,依旧在坐起身的数秒后啪叽躺倒在床上。
“Splendont,醒醒。”
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
“Splendont.Splendont.”...

© 萝卜-Teto的正牌老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