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困死的

贵安,林暮汐。
圈杂更新一般都是搬戏。
玩名朋。
以上。
头像源自

@雏蜂

來份烏魯克瓜汁嗎:

摸古代王大頭,摸大頭使我快樂。
換一套上色的方式試試好像還行?
感謝@Saka_乌鲁克难民 幫我畫了拉二的部分!
舔爆!(出去 ​​​

@雏蜂

我不奇怪我很正常:

这位太太的作品我一段时间不搬了!!!大家还眼熟这个库丘林吗,是说这个上色和笔触也太大师了吧!!!!!!!!!晕了晕了。

twi:mooooning / マユキ 

【第五人格-园丁中心】蝶①

▼捏造有注意
▼ooc有注意
▼文笔差注意
▼略微私设有注意
▼以上OK请继续

  那是春日的正午,太阳正高高地挂在一望无际的天空,阳光暖烘烘的照耀着独属于这篇田野的一切。在这里,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想要预测曾经。他们享受着当下,享受着这恬静生活的美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虽然可能会感觉到有些许的无趣,但若是为了宁静而宁静。这样的做法也未尝不可。但,终究这份宁静,独属于这个家庭的宁静,还是被打破了。被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彻底打破了这里的一切。

  天气晴朗的很,在太阳还不算毒的现在,本应是下到田里做事的时间,但这户人家的田中除了一个硕...

「第五人格-佣园」无题

◎OOC有
◎文不对题有
◎垃圾排版有
◎幼儿园文笔有
◎以上OK请继续吧

  她因为沉迷拆椅子而忘记解密码机而常常被队友训斥,虽然每次都有些委屈、因为每次监管者在将队友绑在气球上时,除了地下室的椅子外,再找不到地面上的任何。她认为自己的功劳还是蛮大的、毕竟为自己的队友争取了挣扎的时间。但是似乎除了奈布以外所有人都不这么认为,每次在逃脱后的庄园外,玛尔塔小姐总是会皱着眉头走到艾玛面前一遍一遍的告诉她见到密码机首先解密码机,每次在被这样的「训斥」时艾玛也拼命地点着头答应了,但每次在庄园中却总是想要先拆掉所有的椅子。仿佛拆椅子才是本职工作一般。

  他却因对破解密码机时发出的机械声...

是Teto(....)摸鱼的...

FATE相关。

*ooc致歉
*恩奇都视角

  「糖果..?」

  手掌中捧着的一颗被Master称为糖果的、粉嫩嫩的圆球体,鎏金色的眸子微微眯起。仔细打量着这被Master几乎要夸赞上天的,姑且算得上是甜点一般的食物。

  被樱粉色的塑料纸包裹着的圆球体,在日光灯的照射下反射着些许的光彩,似是在诱惑一般。——但大抵是错觉罢。

  在一旁站着的,橘色头发的姑娘小姑娘正认真的盯着自己和自己的手中的糖块,在等待自己吃下去般。

  颇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臂将耳边的翠色的碎发收拢至耳后,轻轻剥开了那糖果粉嫩的外衣,将那半透明的圆球体轻轻放到了口中。

 ...

老虎特不让我开车,气呼呼

UT.AU相关

💖

  「口说无凭」

  唇瓣蠕动从口中轻轻吐出这些简单字符,抬起臂膀后将手腕微微曲起一个弧度,葱白色的手指把玩着嫩粉色的发丝,对面前的人儿显然是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圆乎乎粉嫩嫩的Akumu则也只是飘在一旁,保持着应有的警惕——仅此而已。那个充满了「决心」的小家伙,在自己眼里早已不是什么拥有威慑力的大人物。只不过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垃圾而已、毕竟连自己的朋友都无力拯救,究竟还算什么呢。

  ——Frisk,你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呢?

  ——把你的朋友、包括他们的灵魂一个接一个的送给了我,难道这是你在向我示好吗?

  「用实力说话咯-」
 ...

我也想要(...)
虽然我的东西都很糟糕就是

R18有*
军觉慎*

准备OK?
GO↓

  是漆黑的夜。

  胆小的动物们早已在太阳落山时以最快的速度溜回了各自的家中,躺在床上用被单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同时在不住的瑟瑟发抖着——据说今晚会有雷雨。但是在Happy Tree这个小镇中,除了那些小家伙们还有其他的谁会在意吗?答案显而易见。

  雷声掩盖了一切,包括在这夜中的、任何的不堪入耳的声音。

  「你他妈...嗯哈...Fli....Flippy...」

  惨白色的被单下覆盖着两个近乎是完全一样的身躯,若是硬要说不同,大抵只凭借这幅身躯是无法说出的吧——毕竟从某一角度来说他们是同...

htf相关注意*
图可以算作是随手注意*
Flippy皮注意*

  夜。

  双臂枕与脑袋下方,侧过身子躺在床上。身上那依旧算不得厚实的被子乖巧的搭在身上,祖母绿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瞧着那半开的窗户外,夜色朦胧的天空。繁星点点,但却没有一颗愿为这个世界而闪耀的星星。那被水雾迷蒙的小镇,早已不见曾经熟悉的身影。

  这里依旧是Happy Tree...可能吧。或许事到如今只有念旧的自己还自然执迷不悟的沉浸在那算得上是曾经的小镇。

  被多次劝说过要面对眼前的现实,不要再在那所谓的曾经中迷失自己应该前进的道路。但那些毫无感情色彩的字句没有丝毫进入自己的耳朵。...

种伞:

昨天发的那个他们的日常大概是这样
(1)http://searoot117766.tumblr.com/post/143834684538/swapsans-is-dead-swap-papyrus-have
(2)http://searoot117766.tumblr.com/post/144006910963/the-difference-between-us-bone-bro-and-us-papyrus
(3)http://searoot117766.tumblr.com/post/144593836598/1-pap-why-didnt-you-sleep-tonight-...

种伞:

(1)(有车注意)此为一个系列,这里是设定:swap的snas死了,所以swap的papyrus将tale的sans转换为自己的swap sans,用药物(就是把sans给抓走用药物让他以为自己是swap的sans)來源:http://searoot117766.tumblr.com/post/144008259453/there-are-request-the-upload-another-convert-sans
我我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发啊啊啊!!!到时后的日常等我翻完了在发上来

UT.AU相关

💓Glitchtale
💓Betty视角注意

 

  那是——粉色的灵魂。
  那是——所谓的恐惧。

  弯下腰将在地面上趴着的、粉色的小家伙捧入怀中,眯起眸子眼中写满了那所谓的「宠溺」。手掌抚在它滑溜溜的表面轻声说着些自己都不曾明白那究竟为何而存在的词汇,弯起嘴角只是这样自顾自一般的自娱自乐着,无论它是否会在意自己说了些什么、在意着什么。

  脊背靠着自己身后、不知已活了多久的树木将眸子微微阖起,本打算稍稍休息一段时间。但迫于无奈、不得不去迎接战斗——因为那个充满「决心」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马上就会来到自己...

我,算是自己改图的吧(。)
不知道有没有人用的上(.....。)

因为是背景的缘故所以打算上传一下ww

超级喜欢这张的!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我的梦想是去个没人知道的星球写下自己的名字,你呢?说出一个你至今仍然执着的梦想吧

马上就要困死的 回答:

是娶一个我爱的而且爱我的小姐姐回家哦

但是不意味着我不喜欢小哥哥,果然还是小姐姐可爱啊呜呜呜

UT.AU

搬戏混更*
Fellswap*
此生唯一*
Papyrus(狗帕)视角注意*
可能偏离官设注意*

  狗,无论什么品种。全部都是一种对主人十分忠诚,无论主人会做出如何过分的事情都不会去怪罪,不会有丝毫怨言的动物。并且它们此生只认定这一个主人。

  自己是作为狗的存在而被培养存在,需要做的一切只是跟随着那所谓的主人。在需要时任打任骂不会有丝毫怨言,或许也就是因为曾经,无论怎样都不会被允许有丝毫怨言从口中,从齿缝中漏出。就算只是在心中自顾自的偷偷想也会被发现,所以这种想法从最初的最初就像在黑暗中试图冲破泥土寻觅光明的小草一样,在渐渐长大了些,刚刚把嫩绿色的尖头露出褐色泥土时的瞬间便...

UT.AU

*Fellswap
*搬戏混更👌
*Sans视角注意

  「前进的步伐太快,总会有被落下的垃圾。」

  张了张嘴本打算说些什么但是任何一个音节都没有从口中窜出,余光瞅了一眼那个家伙后略显安心的蹲下身子。垂着头,眼眶微微眯起看着趴在自己脚边的怪物脸上的伤痕和疼痛难忍的模样不由得有几分愉悦。脸上挂着的表情并不是和平常一样的不屑与嘲笑,反而看起来还似乎有些可怜它似的。

  伸出手覆上了那家伙的脑袋轻轻的抚摸着。在他脸上写满不可思议并且张大嘴巴昂起脑袋看向我时,我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接着去『抚摸』他的头。他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的不成样子,甚至看不出他到底曾经是个怎样的怪...

[Pap X Sans注意]Protective

甜死我了,嗝er

-全废的自我厌弃式-:


原作者:ELI [http://eli-sin-g.tumblr.com] 请勿转出

什么,关注我的怎么都是太太,我有点方脏@

UT相关

Frisk第一人称*
不知道怎么就跑到Horrotale了*
梗源名朋*

  ”Horror....不...请不要靠近我...“

  面前的骨头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菜刀正在一步步地向自己逼近,我没有办法逃。除了后退,就是后退。万幸的是,这是自己的世界而非Horror的世界。不然我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死在这里。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慌张,不明白到底要怎样才能使他停下前进的脚步。

  突兀间他把手中的刀子扔到了一旁,带着狰狞的笑容向我走来。一边摆着手一边后退却不料被一根树枝绊了个正好。整个身子向后一倾直直的摔倒了雪堆里。

  “嘿..人类,你给...

惊吓。你们都入了凹凸。就我没入


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名朋Horror的嘿嘞嘿和用脑袋上的洞啃人这个事儿

要是有的话我就的戏搬过来写个相关的东西出来√

UT相关

*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凭借自己听的歌

*可能OOC可能虐可能糖可能什么都没有

*因为是在没有想好要写什么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怠惰的眼神er】


“好好的在地面上活下去,别让我们的努力白费了。”

这是Frisk最后一次听到Sans给他的电话。然后,也就没有了然后。他没有勇气去拨回那个号码,也没有勇气回到地下。尽管他只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让一个怪物变为了粉末。但他还是十分过意不去。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弥天大错一般,无法被饶恕。就算他可以被所有人饶恕,最后也无法被自己饶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难道只是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自己就已经和那么多的“朋友”共同搭建...

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想要什么。累、乏味、无趣。我已经不明白自己苟延残喘的理由了。

我想写一些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不明原因的,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我仿佛是像个精神病一样哀嚎着、痛苦着、悲伤着、哭泣着。

这世界从未打算对任何一个家伙温柔,就算毫无生命的建筑也是如此。一切都只是在那所谓“上帝”的掌控之中罢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样的事情。

没有意义?不、他们有意义。所谓存在即是合理。

但是你去做他们的理由。不明白。

很烦啊,很讨厌啊。思考什么的。干脆,放弃不是很好吗。但是却无法做到,因为恐惧。对未知的一切的恐惧。


以上都是自己突如其来想要打出来的一堆东西,我需要一个地...

黑手党设Nutty

黑手党设定#

  “抬起头,看着我。”

  将口中彩色的波板糖用牙齿咬下,在口中随意的咀嚼着。咔擦咔擦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甜到发腻的香气在鼻尖萦绕。在口中糖果化作糖水时轻轻咽下,甘甜的味道刺激着咽喉,似乎使得自己的思维变得敏捷了些许。唇角微微上扬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双手被束缚,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的人不由得有些想去戏弄他。但因为某些原因,导致自己无法去这么做。伸手捏了捏自己胸前那颗用天然水晶做成的星星竟突然产生了一种它是否可以食用的想法,不过很快就将这种想法弃至脑后。

  “hey,告诉Nutty.是哪个家伙,派你来这里的。”

  面前的人倔强...

[HTF相关]哑盲哑-相拥入眠

哑盲哑*
相拥入眠*
高亮:私设如山*
The Mole视角注意*

  夜已深,或许因为自己是夜行动物的缘故所以并不怎么感到困倦。那副圆框墨镜依旧架在鼻梁上,我不想去摘掉它,或许只是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睛罢了。我向窗户外望去,仿佛和普通人无异一般。我望着黑色的天空。在我眼中除了他以外,一切都是被黑色所渲染,所掩盖的。好像有什么声音,虽然那声音轻的异常,但依旧逃不过我的耳朵。

  不待自己反应过来变被拥入怀中。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轻轻覆上人的手背感受着温热从手心直至心脏。

  “先生!”

  他这样在我耳边用着分贝不算很高的声音喊了我一声。微微侧过头凭...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