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困死的

贵安,林暮汐。
圈杂更新一般都是搬戏。
玩名朋。
以上。

UT相关

*写出来的东西完全凭借自己听的歌

*可能OOC可能虐可能糖可能什么都没有

*因为是在没有想好要写什么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怠惰的眼神er】


“好好的在地面上活下去,别让我们的努力白费了。”

这是Frisk最后一次听到Sans给他的电话。然后,也就没有了然后。他没有勇气去拨回那个号码,也没有勇气回到地下。尽管他只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让一个怪物变为了粉末。但他还是十分过意不去。感觉自己仿佛做了弥天大错一般,无法被饶恕。就算他可以被所有人饶恕,最后也无法被自己饶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不明不白的感觉。难道只是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内自己就已经和那么多的“朋友”共同搭建了如此深厚的友谊吗..他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他努力克制自己,不想让自己再去回忆。再去妄想着回到地底。

与此同时在地下的那对儿兄弟,也在苦恼着。Papyrus在苦恼的是究竟应该怎样打理那些金黄色的花朵,他总觉得那些花儿好像有着生命一般。每当他一转过头拿些什么东西就总有一朵在一直的盯着他,死死的盯着他。而Sans则在苦恼为什么Frisk还没有回电话,他的手机是否丢了或者没有电了。说实话他还是比较在意那个人类,就算他并没有带领他们所有人离开这个狭小的地下世界。


“喂...?是...Sans吗”

“Neyhehehe!我是皇家守卫队队长伟大的Papyrus!等等!我熟悉这个号码!是人类吗!!”

×电话被挂掉了。

“看起来他们都很有精神,地下的世界或许还和曾经一样是一片繁荣..?曾经是一片繁荣吗??”

Frisk在自言自语着,他再次爬上了伊伯特山。

“我要回去了,去见我最亲爱的朋友们。”

评论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