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困死的

贵安,林暮汐。
圈杂更新一般都是搬戏。
玩名朋。
以上。

UT.AU

搬戏混更*
Fellswap*
此生唯一*
Papyrus(狗帕)视角注意*
可能偏离官设注意*

  狗,无论什么品种。全部都是一种对主人十分忠诚,无论主人会做出如何过分的事情都不会去怪罪,不会有丝毫怨言的动物。并且它们此生只认定这一个主人。

  自己是作为狗的存在而被培养存在,需要做的一切只是跟随着那所谓的主人。在需要时任打任骂不会有丝毫怨言,或许也就是因为曾经,无论怎样都不会被允许有丝毫怨言从口中,从齿缝中漏出。就算只是在心中自顾自的偷偷想也会被发现,所以这种想法从最初的最初就像在黑暗中试图冲破泥土寻觅光明的小草一样,在渐渐长大了些,刚刚把嫩绿色的尖头露出褐色泥土时的瞬间便被发现而后被连根拔起。但这根小草的种子依旧在这并不算肥沃泥土中,对未来充满着恐惧与不安使它永远的被埋藏在了那泥土的最深处。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比自己要小得多。穿着与自己相比较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但那又能如何。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个新的“主人”能对待自己稍微好一些。至少..不要将自己一个骷髅锁在昏暗的铁笼子中,就算是骷髅滴水不进也是会难受的。甚至有时那铁笼的栏杆上还通了电。这简直比普通的棍棒殴打和言语讽刺还要令骨难过。

  垂下头颅紧紧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似乎昂起头来看了自己一眼随后似乎又小声的嗤笑了自己这幅装容的滑稽。但是羞耻心,或者说别的什么。早已经被压制到不会再轻易表现出来,否则带给自己的并不会是什么好下场。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骷髅【?】被叫做Gaster,他也是“教育”自己一切的家伙。他严肃,不允许自己做错任何他认为是正确的东西。否则轻则一顿说教,而且那些词汇并不好听。恶心至极。重则是骨架被拆卸后用蛮力直接掰断或砍断。那疼痛仿佛刀尖直直的扎向灵魂一般,无法忍受。

  Gaster似乎在和那个小小的家伙……哦不,应该是那个新的“主人”小声的交谈着什么。至于内容自己没兴趣听而且也不愿去听,因为无论如何那些也和自己毫无关联。就算有什么关系也轮不到自己插手,所以只是在一旁站着发呆就好。聆听,这是完全不需要做的事情,甚至多余。但依旧依稀听到了些许关于“brother”类似的字眼,虽然并没有刻意去记忆但是那些话仿佛烙印一般印在了自己的记忆中。

  在他们交谈了不知多久,甚至自己都想要趴在冰冷的地板上睡觉的时候颈椎上的狗链被拽动了。

  是那个小家伙拽的。他似乎要把自己拽去别处,看来这就是新“主人”了。按照Gaster的话,我应该称他为。“lord.”

——————

  在那之后,自己便成了他的狗。

  他专属的狗。如果好听一点,那么就是独一无二。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目睹着他长大起来的怪物是自己。说实话,有种莫名其妙的骄傲混在与其中,但是又无法表露。只得这么看着他。以及自己当时我想法成为了现实,不得不暗自庆幸。他对自己比起Gaster来讲,也是千差万别。

  他是我的lord。此生唯一的主人...或者说...唯一的brother。

  这个单词应该是这么念的吧....。算了,管他呢

评论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