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困死的

头像源推,@neulbaram
贵安,林暮汐。
圈杂更新一般都是搬戏或者想起来的时候写,拖拖拉拉的更新特别慢。
半退名朋。
以上。

「第五人格-佣园」无题

◎OOC有
◎文不对题有
◎垃圾排版有
◎幼儿园文笔有
◎以上OK请继续吧

  她因为沉迷拆椅子而忘记解密码机而常常被队友训斥,虽然每次都有些委屈、因为每次监管者在将队友绑在气球上时,除了地下室的椅子外,再找不到地面上的任何。她认为自己的功劳还是蛮大的、毕竟为自己的队友争取了挣扎的时间。但是似乎除了奈布以外所有人都不这么认为,每次在逃脱后的庄园外,玛尔塔小姐总是会皱着眉头走到艾玛面前一遍一遍的告诉她见到密码机首先解密码机,每次在被这样的「训斥」时艾玛也拼命地点着头答应了,但每次在庄园中却总是想要先拆掉所有的椅子。仿佛拆椅子才是本职工作一般。

  他却因对破解密码机时发出的机械声的恐惧而几乎从不参与破解密码机的活动,而是将那经常被戏称为「傻大个」的监管者溜的一圈儿又一圈儿。每次都在监管者快要接近正在解码的队友时出现在监管者面前,并摆出滑稽的表情或动作来惹怒并且引开他们,以便于队友继续解码。每次在逃出庄园后,基本上所有的求生者都会到奈布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或者后背,示意他做的不错。而他每次都只是用指腹轻轻蹭蹭自己的面颊然后微笑着,在不被注意时目光轻轻挪向在较远处握着小工具箱独自懊恼的艾玛小姐。虽然他很想走上去说点什么,但终究是放弃了。毕竟他不是太擅长语言表达。

  “艾玛怎么又被放到椅子上了...”

  在旁边解码的玛尔塔小姐看着那鲜红的独属于艾玛·伍兹的身体轮廓不由得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刚准备停下手中的工作时,奈布比了比手势示意自己去解救艾玛。玛尔塔轻轻点了点头并轻声嘱咐他也要小心。但是奈布似乎在她还未说完话之前就跑了出去。玛尔塔似乎也看出了些什么,只是看着跑出去的人影轻声叹了口气。似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般。

  “真是太感谢了,奈布先生…!”
  “叫我奈布就好,以及现在不是感谢的时候。”

  奈布看着面前满脸感激的小姑娘顿时觉得她如同一个奶猫一般,将手握了起来放在嘴旁轻咳了两声,突兀间左胸膛的心脏跳动的厉害。但面前的姑娘却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般,奈布下意识便抓住了艾玛的小手,向前狂奔。

  在奈布带着艾玛转了五六个弯、翻了三四个窗、搬倒了七八个板子并砸晕了监管者不知究竟几次后终是逃离了。即便如此艾玛依旧像是傻了一般呆愣在原地,这时奈布才反应过来自己依旧握着她的手。就在这时本是稳重的奈布突然间像是一个青涩的男孩子一样慌里慌张的松了开她的手,艾玛冲他眨了眨眸子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厌弃的感觉,奈布安了心,蹲下身子为她疗伤——这是他第一次给除去自己以外的人疗伤。因为一般这种事情都会交给艾米丽小姐。

  但是他绝不会知道此时艾米丽就在一旁的废墟旁面带笑容的看着他们二人。若是说故意碰到的自然不是,只是她和玛尔塔在找最后一个密码机。无意间碰到了这样的一幕罢。

  在艾玛疗伤完毕后撇过头看了一眼看到了一个密码机,她拽了拽奈布的衣角,弯眸笑了笑示意感谢,然后伸手指了指那边的密码机。奈布立马领会了她的意思,于是跟着艾玛走向了那最后一台密码机,在解码之前眼尖的奈布看到了一个椅子,不由得皱了皱眉。低声和艾玛交流着让他们暂时交换一下随身物品,艾玛并没有多想。便同意了。

   大个子的佣兵手中拎着一个小巧玲珑的箱子跑去拆那艾玛还未看到的椅子。

  放艾玛解码完毕可以开启电闸时奈布才满脸几乎生无可恋的模样跑回她的身边并将随身物品交换回去。在这时他才意识到原来拆椅子不比解码简单到哪里去。

  “一直以来拆椅子真是辛苦了,艾玛小姐。”
  “哎?”

评论 ( 2 )
热度 ( 64 )
TOP